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冰九】谁问心魔13

Devonian:

谁问心魔12



洛冰河在一片黑暗中缓和了一下紧张的肌肉,睁眼转头,看向旁边仍旧昏迷的沈清秋。

“下手挺狠的,还没醒。”

他伸手覆上沈清秋的胸口,送去醇厚磅礴的灵力,逼着沈清秋体内一片混乱的灵流归序。






那个时候,关于百香说的那句话,洛冰河直到听到那些议论时,才明白沈清秋做了什么事。

其一,他们秘密相会,所以不敢高声语,以免惊动外面的人。沈清秋负修雅名于天下,琴棋书画也都造诣颇深,但在那间小小的房间里,只能是百香弹琴,沈清秋来听。沈清秋自然只会弹一些阳春白雪的曲子,百香弹给他那些勾栏小调,他听多了,也记下了。当时的那一曲《春晚》,是圆百香的心愿,是告别,也是催命之音。

其二,九欢。九欢不是九种欢乐事这种勾栏意味浓厚的名字,九,是沈九。九欢,一开始就是百香的一颗棋,久埋不启。而当沈清秋接收了这一枚棋子,她便成了“炮”,隔着一个百香,空降在洛冰河的将营。

其三,沈清秋命九欢遣散了整个碧瑶台的客仆妓倌,至于理由,无非是仙魔至尊洛冰河要和百香清算某些事情,九欢得了消息,好心提前通知大家,以免牵连。至于“某些事情”是哪些事情,联系一下沈清秋过去和现在的名声,联系一下百香姑姑的不嫁谜团,再联系一下身边美人如云却不曾知足的仙魔至尊,凭着出入碧瑶台这些人满脑子的奇葩下流思想,自有一番故事在里面。

其四,沈清秋要在火烧碧瑶台前遣散众人,并非是好心不伤无辜,而是要借他们的口,传播开一件事情:岳清源之死。在这件事上,沈清秋应该是没有编造,他为人们提供了两个凶手,一个是洛冰河,一个是他自己。洛冰河当初想拿下四大派之一的苍穹派,却在岳清源手里讨不到半分便宜——当然,岳清源若想在护整个苍穹山派周全的同时与他对战,绝无可能,可洛冰河就是在岳清源对沈清秋的无限维护里憋出了一股火,想杀他,想让这个人消失——岳清源的影响力,他知道的,所以他用沈清秋的两条腿,请君入瓮。苍穹山无数次来要人,他只说岳清源已经回去了,至于为何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和他洛冰河没有关系。所以,岳清源的死,只有沈清秋与他两人知道。

其五,沈清秋故意用灵流往不能撞的穴位撞,他本就刚伤了根本,又是露芝灵体,灵流强悍非常,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非常不符合“人渣败类沈清秋”的行事作风,所以沈清秋伤成这样,必然是洛冰河那一爪的玄机,这就把他布局的痕迹消去了。


自古君王名毁于祸国妖姬。如今沈清秋便是那个妖姬。

岳清源为他死,是同门情谊,是君子楷模。

而洛冰河知他罪恶又不杀他,便是昏庸好色;因醋逼杀一名无依无靠的勾栏女子,毁了当初两人密会故地碧瑶台,则是滥杀无辜;利用岳清源对沈清秋的同门之谊设陷阱杀害岳清源,更是丧尽天良,魔性狠毒。

沈清秋的目的,是用自身做棋子,让世人替岳清源鸣不平。


洛冰河冷笑一声,捏了捏沈清秋的下巴:“想给他报仇?他们能做什么?”

叛乱和不平,一直就有,洛冰河若连这些都摆不平,也不用做这仙魔首尊了。

他更关心的,是沈清秋这种人,何以会为岳清源如此;岳清源这种人,又何以会对沈清秋这种人如此。他才不信什么鬼的同门情谊,那个岳清源若真正直无愧,就不会用那样的姿态面对沈清秋的脾气。

他觉得这两个人一定发生过什么。

洛冰河刻意和岳清源对战,就是想找机会看他的记忆。然而直到岳清源死,他也没成功。

他其实还可以看沈清秋的记忆,这个人就在他手里,随他处置。可他每次探进沈清秋的意识,就会来到那条诡异的街道。

那条街和那个湖,就是沈清秋的整个记忆和内心。


洛冰河有经验,这样的情况,往往出现在一些刻意舍弃了过往和所爱的人身上。他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无影湖,但像沈清秋那么凶的,还是头一个。


洛冰河看得出,街道上等人的沈清秋是个乞儿。那条街所在的小城他也去寻访过,但时光荏苒,记得沈九这个人的,大多已经死去了。就算沈九这个意味着沈清秋的过去的名字,也是秋海棠告诉他的。

等人的沈清秋是乞儿,不再等的沈清秋便成了修雅。


他等的是谁,是谁约好了接他又失约,他们为什么分开,为什么那个人的失约让他恨得舍弃了过往和所爱,只留一条抹不去的街道……


洛冰河俯下身,仔细端详着沈清秋的脸。

这是一张曾被多少人一边敬仰又一边暗暗肖想的脸,后来他名声如泥,那些人嘴里骂着,心里却迫不及待看他落魄,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这垃圾捡回床上,把曾高高在上的修雅剑践踏在自己身下。

那个时候,是那位岳掌门看他的眼神不曾有半分变化。那样的眼神,早就超出了所谓同门之谊。

而以沈清秋敏感多疑的性格,竟无端无由就信了那人不会害他厌他。

不,不是无端无由。他们一定有一段过去,只是洛冰河不知道。


他以拇指轻轻撩了撩沈清秋的颜色偏淡的长长睫毛,

“是岳清源吗?师尊?你的过往和所爱,就只有他一个人吗?”

可你在那个世界不是这样的啊,你该爱我呀,我亲眼看到的啊,你怎么能……

你怎么能……

从来至今,看不到别人,看不到我?





——————————————

关于更文频率

就是没有频率

我没有大纲,所以很容易bug,比如这几天的花月城副本,它有点长,有私设也牵扯到原设,我是提前写完了的,我要是写到哪儿发到哪儿就会发生多次重新编辑的情况,阅读体验会不好(比如花月城的位置设定开始就出bug了),遇到这种大型副本,我就更得吧比较勤快,有时间上电脑就更,反正是存稿。

但是遇上一些相对零散的剧情,卡文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大,比如前段时间04到05,憋不出来,我就直接扔下跑去更魔道的同人了。这时候就会更得很慢。

我本人吃all九,但是原著里冰哥和冰妹打完回去后发生了什么让我非常在意,所以就自我满足有了这篇同人。本意是自给自足丰衣足食,毕竟我之前写火影的同人扑街了,所以每天点开有很多小心心真的是意外之喜,更得慢会感觉对不住那些小心心。

所以再慢也会更的。

另外我要去奶奶家过年了,奶奶家没有电脑,编辑不方便,所以以后更文会直接用图片,也不会放上一章的链接了。

谢谢你们,新年好。


评论
热度 ( 497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