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冰九的调查问卷【渣反\冰九】

神棍芜墙:

#如题
#问卷就是渣反番外那个(我可能得累死自己)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问卷采访对象:冰哥×九妹
   问卷主持人:向天打飞机
   问卷提供者:系统



向天打飞机的系统发布了一个任务。

一份诡异的问卷。

整份问卷不知到底想要调查什么,越到后面,问题越是不堪入目。


所以愤怒的冰妹拽起师尊走人的时候他其实心里是毫无波动的,但是....男主大大你好歹留我一条活路不要把答卷掀飞可不可以?!



尚清华泪流满面地想:“不文明。”

正在这时,系统不近人情地在他脑中“叮”了一声。

系统提示【任务失败。扣除逼格值。】

                 【....】

                 【检测到贵方所剩逼格值无余,自动切换到惩罚模式。】



尚清华:“??”

他还没来得及深究“逼格值所剩无余”的内在含义,眼前就一片白光炫过。然后他惊喜地看见了“沈大大”和“男主大大”又坐在了他面前。



等等...沈清秋怎么成了这幅鬼样子了??绿丁丁的少女抖M洛呢??


尚清华惊疑不定地盯着眼前散发着王霸之气的暗黑青年洛冰河,以及神情苦大仇深被削成人棍的沈清秋,心里渐渐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他敲了敲系统:“这俩什么情况?”

系统【惩罚模式,请贵方向冰哥版洛冰河和沈九再一次进行问卷调查。为确保顺利进行,已事先与二位都沟通好,可放心调查。】

说罢又加了一句【真是便宜贵方了。】



尚清华:“......”

敢情是正牌来了!

也罢也罢,反正系统都说便宜他了,那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于是他清了清喉咙:“那个.....”


洛冰河毫无耐心:“知道你要干嘛,有屁快放!”



“....不文明。”尚清华心道。

这一次他极为熟练地跳过了前面的弱智问题,煞有其事道:“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沈九刚要开口,洛冰河挑眉道:“你问他?那还不明显,恶毒又善妒,灭绝人性,毫无道义的人渣。是吧,师尊?”

沈九淡淡道:“小畜生,擅长折磨师长的杂种,不也一样灭绝人性,毫无道义?”


尚清华:“...你们可不可以自己回答一下自己的性格?”

沈九:“忍辱负重。”

洛冰河噗嗤一声。

沈九:“心狠手辣。”

洛冰河挑眉。


他想了想道:“心理变态?”


尚清华微不可查地点点头,心道这俩师徒对自己对对方还挺了如指掌。

他看了看下一个问题“对方的性格”,自动跳过了。



“两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这问题他还是知道答案啊!


洛冰河一下子顿住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沈九道:“很美好的回忆呢,师尊还记得吗?”

沈九板着脸:“入门拜师。在清净峰。”


尚清华:“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沈九:“一看就是个小杂种。”

洛冰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尚清华:“.....”

冰哥我原文的设定可不是这么写的。


他看着下一个问题,撇了撇嘴地开口:“喜欢对方哪一点?”



沈九一脸嫌恶:“你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能不能过一下脑子?”

洛冰河嘴角勾了一下:“大概是把他弄疼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努力压抑却又忍不住的叫声?听起来很是过瘾啊。”

沈九:“....畜牲。”


尚清华:“.....讨厌对方哪一点?”

沈九:“没有哪一点不讨厌。”

洛冰河轻轻摇头:“讨厌?”

“师尊就像我养的狗一样,怎样都是自家的,怎么会谈得上讨厌呢?”

他说完还笑了一下,笑得尚清华满身鸡皮疙瘩。




“您怎么称呼对方?”

沈九毫不犹豫:“小畜生,杂种,猪狗不如的东西。”

洛冰河咬牙切齿地回应道:“老杂毛,人渣,欺师灭祖的玩意儿。当然,还有我最喜欢的,师尊。”


“希望对方怎么称呼您?”

沈九卡住了。

洛冰河慢条斯理道:“主人。”



尚清华同情地看了一眼沈九,主动让他跳过了这一题。

“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沈九:“所有畜牲都可以,只要不是人。”


洛冰河想了想,问道:“哪种动物又歹毒又懦弱,最喜欢趁火打劫雪上添霜仗势欺人,无手无脚,最好还是母的?”

尚清华:“....好像没有。”

洛冰河闻言又笑了,对沈九道:“师尊,你真是造物界中独一无二的存在呀。”

算了下一题。


“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自己想要什么?”

沈九沉默了,似乎是在思考。

洛冰河诚实道:“为了情趣,我可以送师尊一对新的手脚。至于想要什么.....你觉得他都这样了,我还有什么是不能自己拿过来的?”

“送他礼物?”沈九接道,“送他一面镜子照照他面目有多可憎。而想要的....只怕他给不了。”

洛冰河饶有兴趣道:“师尊不妨说来听听?”

沈九慢吞吞低声道:“我想要回到过去,回到最开始见面的那天——”



洛冰河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有些紧张地看着沈九。



“——最好从来都没有选择过他。”




“........”洛冰河绷着嘴角,“还好,我还以为你会说,要在一开始就杀掉我。不过我一直有个问题,师尊。你既然那么讨厌我,那些年为什么就不干脆把我弄死?为什么要给自己养这么一个祸害,嗯?”

沈九没说话。




尚清华:“咳咳咳,两位回到正题啊。你们的关系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沈九冷冷道:“从师徒到禁(哔——)?”

洛冰河道:“原来师尊对我们的关系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沈九剜了他一眼。

洛冰河漫不经心道:“从仰慕到喜欢,从憎恨到嫌恶,到现在算什么,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他难得说句像模像样的话,沈九却干脆把头扭到了一边。



“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沈九皱起眉头,开始思考“约会”这个词的具体含义。



洛冰河又恢复了阴阳怪气的调调道:“幻花宫,我亲手把他撕成了人棍。”



尚清华回忆了一下冰妹的答案,觉得这俩货好像都没有把握到“约会”的真谛。


“那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洛冰河兴奋道:“沈清秋疼得连骂我的胆子都没有,别提多好了。”

沈九:“......”

尚清华:“......”

不愧是冰哥,妥妥的抖S。



“经常约会的地点?”

沈九终于出声:“这种事做一次就够了吧,手脚又不能自己长出来。”

洛冰河小声道:“那可不一定。”

他接着道,“师尊被我囚禁在幻花宫,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两人脸色同时一僵。


“你确定你说的是,‘告白’?”沈九问道。


洛冰河:“哪种告白都可以吗?向对方表达自己的憎恶之情应该也算吧。那当然是师尊。

“师尊从小就骂我打我,毫不掩饰自己内心所想。这等深情,这辈子都回报不完哪。”




沈清秋你自己庆幸碰到的是冰妹吧。


这王八青年心理简直不要太变态。




“对方做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沈九突然咧嘴笑了:“他么?白天的时候一副歪鼻子斜眼的倒霉相,说话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到晚上,经常大半夜哭醒过来叫我别这样对他,说实话,还真是挺没办法呢。”

洛冰河:“......”



九妹的爆料??!

尚清华兴奋了。


洛冰河眉间升起一股戾气,脸上却禁不住有些泛红。他一反之前地挥挥手:“过了过了。”



“两人在一起最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事?”

沈九:“???不要骤停就好了。”

洛冰河:“看沈清秋亲手把自己的伪装扯掉,露出他恶心的内在。”

尚清华:“比如?”


洛冰河:“(哔——————)(和谐——————)(自行领会——————)。”


沈清秋:“.......”

尚清华:“.......”

等等,还没有到后面的限制级问题大哥。



“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你善于撒谎吗?”

他一说完,就看见洛冰河顶着一脸“你觉得我屑于做这种事吗”的表情,不以为意。


沈九沉吟片刻:“撒过。”



静默。




沈九:“你们在等什么?我不是回答了吗,撒过。”

洛冰河:“.......”

尚清华:“.......”

罢了,不深究了,完成任务要紧。



“曾经吵过架吗?都是些什么样的吵架?”

沈九:“他那个样子你觉得像是不会吵架?两个人比谁更混蛋有意思吗?”



“之后如何和好?”

洛冰河:“师尊不承认,我自有办法让他闭嘴。”

沈九:“畜牲之道。”


尚清华:“.......”

我说的是“和好”。


“两个人的关系是公认还是机密?”


这道题有点意思,谁不知道冰哥那五颜六色的后宫佳丽三千?



沈九歪着头道:“他一边对外宣称我已经死了,一边又把那一众莺莺燕燕遣了个干净,这算什么?”

洛冰河哼了一声:“你以为是为你遣散的,想得倒美。”

沈九凉凉道:“对女人没兴趣了就直说,在这儿没什么好避讳的。”




尚清华翻了翻手中的问卷,大喜。终于要开始了!


“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两人疑惑不解。



尚清华慢腾腾地伸出左手一根手指:“这是攻方。”

然后不疾不徐地用右手比了一个圆:“这是受方。”

沈九看了半天愣是没看明白。





洛冰河秒懂。






他挑了挑眉毛:“你觉得谁像?”

尚清华:“别说了您是攻。”




“为什么如此决定?”

洛冰河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沈九空荡荡的袖管:“你觉得他那个样子做的起来吗?”

沈九:“.....你说什么?”




“初次肌肤之亲的地点?”



沈九:“忘了。”

洛冰河:“师尊不会忘的。”



他笑了笑:“在我梦里,师尊你连拒绝都没有。为何醒来反应如此强烈?”

沈九:“......”



洛冰河评价道:“贱。”

尚清华:“......”




“当时的感想是?”

沈九:“我要杀了他。”

洛冰河笑了一笑:“果然不如女子乖顺。”



“初夜的早上,你的第一句话是?”

沈九:“畜牲杀了我吧。”

洛冰河:“滚。”




“每月同房的次数?”

沈九脸一黑:“都是什么不堪入耳的问题?”

洛冰河:“我女人都散完了,当然只能每晚玩他。”


尚清华满意地点点头,这符合他的设定。



沈九:“你点什么头?”

尚清华连忙咳了一声:“一般来说,肌肤之亲的场所是?”



沈九:“他哪儿都可以,跟条发情的狗似的。”

洛冰河冷笑道:“那你呢?不一样哪儿都能来劲。整天板着跟个长辈一样,背地里那副面孔我可见得不少。还以为自己在清净峰呢?”



“你想尝试的【哔——】场所是?”

洛冰河:“这个问题我喜欢。师尊,你想上哪儿去?”

沈九面无表情:“埋骨岭吧,听说你爹埋在那儿。”

他这话纯粹是为了气洛冰河,洛冰河闻言道:“那可不巧,我倒是想再回一趟当年与师尊共度美好时光的清净峰看看,下次在梦里可以编排编排。”

沈九:“师门重地,你不怕遭天谴么?”

洛冰河掩嘴而笑:“师尊你说笑吗?连你我都已经染指了。再说,你哪里来的资格称一句‘师门重地’?”他目光已经阴沉下来。



尚清华见气氛不对,忙道:“【哔——】时两人有什么约定吗?”

沈九:“要么杀了我,要么让我杀了他,或者他自杀也可以。”

洛冰河:“这种时候你别给我扫兴。”




尚清华:果然这俩也不知道什么叫约定....




“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还是反对?”

沈九:“我只想要他的命。”

洛冰河道:“如果不是为了恶心他,他的*我也不是很想要。”


所以冰哥你遣散后宫也是一样的理由吗?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会怎么做?”

沈九:“我能做什么?喊加油吗?”


洛冰河:“会做什么不知道,但我一定会很好奇是哪个眼睛瞎得这样厉害。”




“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肌肤之亲,你会?”

沈九冷笑一声:“我现在身边唯一的活物就是他,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洛冰河想了想:“好朋友?下属算吗?纱华铃已经被赶走了,也就剩漠北。”

尚清华一下子跳起来:“过过过!”然后又怂了回去。





“你觉得自己擅长房事吗?对方呢?”

洛冰河:“我....”

尚清华:“好了你不用说了。”



开玩笑,洛天柱的设定可是他亲手码的。


沈九:“我.....”

尚清华瞟了一眼他的样子:“算了你也不用说了。”




哎他现在真觉得这沈清秋越看越可怜,当时是不是对他太狠了?



“对□□有兴趣吗?”

两人疑惑不解。



尚清华解释道:“就是【哔——】的时候弄点小蜡烛啦,小棍棒啦,小鞭子啦来烫一烫对方,打一打对方,增加乐趣。”

洛冰河两眼放光:“不错。”

沈九终于面露惧色。


“房事中比较痛苦的是?”

沈九:“这事儿就挺让人痛苦的。”

洛冰河:“师尊很会服侍我,我倒觉得很是不错呢。”


沈九:“......”

尚清华:“......”

感觉此洛冰河比彼洛冰河更不要脸。





“曾有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沈九指了指自己:“你说...我吗?我虽然残,但好歹没失智。”


“喜欢被对方亲吻哪里?”

沈九淡淡道:“他从不亲吻我。”



洛冰河脸色严肃:“【哔——】。”

沈九:“?”

尚清华难以置信:“你说哪儿?”



洛冰河面色狰狞起来。

尚清华识相地没再追问。

沈九还沉浸在“小畜生”的厚颜无耻中无法自拔。



“【哔】中最能取悦对方的方法是?”


沈九面无表情:“叫。”

洛冰河眉毛一跳:“我取悦他?”





“那时候你会想什么?”

沈九:“.....我只想杀人。”

洛冰河:“他叫的模样还挺顺眼。”




“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

沈九甩了甩自己的袖管:“我手都没有,你说呢?”





“一天晚上大概几次?”

沈九皱眉:“你能不能问点正常的?”

洛冰河站起来:“正好我也不想在这儿浪费时间了,恕不奉陪!”



他一把捞起沈九,沈九低骂一声,用力扭动起来。洛冰河冷笑,手肘一掣,尚清华手中的白纸如天女散花在空中洋洋洒洒起来。

尚清华:“???”






“等等!等等!!”






完。

    

————————————————————


开学再继续写相亲那篇。

最近想挤一点这种独立的。

评论
热度 ( 368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