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聂瑶】等风来吟

花清弦:

                              chapter 1

        黑暗。
        周围一片黑暗。
        金光瑶艰难地动了动手指,睁开双眼。他的脸贴着冰冷刺骨的棺木板,然而现在他失去了触感,没有知觉。金光瑶轻轻地苦笑一声,等着身体恢复控制。他挣扎着爬起来,一抬头,却猛地磕到了一大块坚硬无比的东西。暗红色的稠状物顺着额角流落眼角,金光瑶发觉视线模糊,下意识地一抹,满手血迹,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他忘了,那个姓魏的拿了块石头当棺盖。
        右手试着打了个响指,灵力没有随着生命消逝,还奄奄一息地残存在体内,金光瑶的指尖燃起一簇小火。他依着光亮,小心地摸着棺壁向前移动。棺材里够大够宽敞,想当初还是他为母亲定制的,如今,反倒把自己送进去了。真是造化弄人啊。金光瑶自嘲地想。他心不在焉地看着前方一小处橙黄,左手触碰到一个丝滑平整的东西,好像是块上好的布料。金光瑶把那抹微弱的火光像上移了一点,入目的是一个棱角分明的脸旁,透着不可言喻的威严。
        聂明玦。金光瑶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虽然他已经死了,没有心跳,而且根本感觉不到。
        聂明玦怎么会在这里?金光瑶撩起自己衣服的下摆,平平地放到地上坐好,他开始努力地思考和回忆。自从被蓝曦臣捅了一刀子,又被眼前的人不分青红皂白拖进了棺材,死了后,他的记忆力竟然极速下降,有好多事无缘无故地遗忘了。纤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太阳穴,等到金光瑶终于记起聂明玦是怎么被弄死的时候,不禁背后冷汗直冒。
        哈哈。
        哈哈哈。
        也不要这么‘造化弄人’吧!
        他心虚地看着聂明玦,苍白的脸上露出丰富多彩的神色。
        那个姓魏的死断袖!
        还有姓蓝的,那个护妻狂魔!
        就不能分两口棺材装吗!啊!
        我们金家又不差这点做棺材的钱!
        金凌你也不阻止一下吗!
        我好歹也是一介仙督啊!
        你们想省钱,我不想啊!
        有没有人尊重一下死人的感受啊喂!
        就在他脑中疯狂地吐槽时,一双凌厉的眼眸缓缓地睁开,疑惑地眯了眯。
         “嗯?”

评论
热度 ( 165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