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All瑶段子(曦瑶/聂瑶/薛瑶/温瑶/苏瑶等,OOC慎)

醉倚栏榭:

老咸鱼受刺激来产粮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不记得的戳

All瑶相关脑洞和文等汇总


1.灯下看美圌人(曦瑶)

早年蓝曦臣为了躲避仇家,不得已借宿在孟瑶房圌中。

房间不大,仅有的一张桌椅素来是孟瑶挑灯夜读之处,已有些陈旧,不经意间碰到了哪里,还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实在不是个待客的好选择。于是给蓝曦臣歇脚的地方便只剩下一张床。但好在房间被主人收拾得很干净,没有一点烟花之地的脂粉味,床铺也较为舒适,洗得发白的被褥甚至有着淡淡的皂香,这对自幼在良好环境中成长的蓝曦臣来说,倒是个颇为新鲜的体验。

此刻,孟瑶正坐在桌旁,专心致志地为他缝补着破了个小圌洞的衣物。似乎没注意到他的视线,孟瑶连眼皮都没抬,浑然忘我地投入到手里的工作中,针线在秀气纤长的指间翻飞,动作熟练,俨然做过千次百次。蓝曦臣猜测,那应当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关,突然感到一阵酸涩。那样好看的一双手,应当是用作舞文弄墨,亦或是弹琴奏乐等风雅之事……

正出神间,四周忽高忽低的呻圌吟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曦臣哥,你念书给我听好不好?”孟瑶熟圌视圌无圌睹,丝毫未受外界干扰,一针一线仍是稳稳当当,但却仿佛察觉到了蓝曦臣的心思,刻意开口转移他的注意力。

天色昏暗,思诗轩正式开门做生意了。孟瑶也给屋里点上了灯,见蓝曦臣并未答话,便充满期待地看向他。“好。瑶弟想听什么?”对上神采飞扬的孟瑶,蓝曦臣不自觉带上了宠溺的笑意。“曦臣哥随意念什么都行,今圌晚我看不进书,功课一定落下了…”孟瑶朝蓝曦臣露圌出不大好意思的微笑。忍住抚圌摸对方发顶的冲动,蓝曦臣思考片刻,从一旁翻出对方近几日读的《诗经》,念了起来。

念着念着,周围的yin声lang语便没再入耳,蓝曦臣的世界里,便只有眼前不时含笑注视着他的孟瑶。在烛圌光的映衬下,孟瑶雪白秀气的脸颊也染上了几分暖意,蓝曦臣莫名生出一种名为家的归属感。

时值多事之秋,而蓝曦臣此时此刻却忘了长辈耳提面命的教圌导,忘了故园被毁的苦痛,忘了东躲西圌藏的狼狈,心中充盈着难以言明的满足感。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一首梦醒时分送给蓝大


2.当对方主动为爱人洗衣服(all瑶)

蓝曦臣:麻烦阿瑶了……..

金光瑶:不麻烦,为了二哥,应该的。

(见金光瑶不小心打湿圌了衣物,也出了一身汗,蓝曦臣体贴地送他去沐浴,两人在浴池你侬我侬干柴烈火来了一发

聂明玦:你这用的是什么皂角还是熏香,下次换一种,闻起来娘兮兮的!

金光瑶:……..

(金光瑶努力保持微笑但很想将衣服砸在对方头上)

薛洋:想不到金兄如此贤惠,真是出得厅堂入得那啥。

金光瑶:闭嘴!

薛洋:金兄你还有什么绝学,都拿出来显摆显摆,女红会吗?绣花会吗?

金光瑶:成美,我还会裂帛。

薛洋:那你之前洗那么久岂不是白费功夫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

(金光瑶无话可说,拂袖而去。然而床头打架床尾和,没有什么是他们在床圌上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炮

温若寒:身为我的人,你为我洗衣服不是理所应当?

金光瑶:……..温宗主所言极是。

(金光瑶表面笑嘻嘻,内心mmp。从此,温若寒的一切衣物被金光瑶承包了)

苏涉:宗主不必如此,这些粗活还是由我来做吧!

金光瑶:……..悯善,洗衣服小事一桩,不必如此紧张。

(金光瑶手里的衣物还未洗净便被苏涉夺了过去,对方一脸受宠若惊,慌里慌张地搓洗着自己的衣物,仿佛他的衣物会脏了对方的手。从此,金光瑶的一切衣物被苏涉承包了)


3.当爱人主动洗衣服(all瑶)

在蓝曦臣拧断第N件衣服之后…

金光瑶:二哥,还是我来吧!

(从此,蓝曦臣的一切衣物都被金光瑶承包了)

在聂明玦快速洗完第N件衣服之后…

金光瑶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眼前所见。

聂明玦:男子汉大丈夫,洗衣服有何难!

金光瑶:大哥…好厉害!

在薛洋快速洗完第N件衣服之后…

金光瑶:说吧,这次又想让我做什么?

薛洋:嘁,洗干净屁圌股等你薛爷来疼!

于是他们当晚用不同姿圌势干了个爽。从此,金光瑶再也没让薛洋帮他洗过衣服)

温若寒帮金光瑶洗衣服?不存在的!

金光瑶:温宗主,您的一切衣物,小的已打理妥当。

金光瑶任圌劳圌任圌怨地承包了二人的衣物。

有时候兴致一来,温若寒还会在金光瑶洗衣服的时候玩圌弄他……

金光瑶苦圌不圌堪圌言,金光瑶一忍再忍,金光瑶不服憋着。

苏涉一本正经一脸严肃,将金光瑶的衣物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整洁妥帖得没有一丝褶皱,完全挑不出毛病。

金光瑶:悯善你做得很好!

金光瑶眼中的赞赏仿佛对他的莫大恩宠。

从此,金光瑶的一切衣物都被苏涉承包了。


4.老圌汉圌推圌车(曦瑶)

魏无羡:大哥,你知道何为老圌汉圌推圌车吗?

蓝曦臣:知道的。

金光瑶:???

魏无羡:大哥,不是你易容成大圌爷的样子把金光瑶推上车叫老圌汉圌推圌车…

蓝曦臣:弟圌弟,示范一下?

蓝忘机:……..不行。

魏无羡:别别别!大哥我改日把本子送你,你跟大嫂慢慢观摩。

蓝曦臣: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于是蓝大照着本子上的姿圌势把瑶妹干了个爽


5.当得知爱人被欺负了(all瑶)

蓝曦臣:以后遇到事情不要一个人担着,我一直都在。

聂明玦:仔细说一下来龙去脉。如果是他的错,大哥帮你收拾他!如果是你的错,那便怨不得别人!(凶巴巴)

薛洋:告诉我他的名字,你薛爷割下他的舌圌头给你泡茶喝。(露圌出小虎牙)

温若寒:(懒得多费口舌,直接把人捆了扔到金光瑶面前,让他自行处置)

苏涉:宗主需要属下怎么做?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6.当对方得知爱人被欺负了(all瑶)

金光瑶:敢伤害二哥,我必定要他十倍百倍地奉还!(怒)

金光瑶:敢欺负到大哥头上?…这种人不存在的吧

金光瑶:成美你也有被人欺负的时候啊(笑得幸灾乐祸)报复手段早就想好了吧?(然后被薛洋借故狠狠地修♂理了一通)

金光瑶:敢欺负到温宗主头上?…这种人不存在的吧(一天都战战兢兢,生怕被迁怒)

金光瑶:悯善你放心,他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冷笑)


P.S:

我爱瑶妹!

我爱曦瑶!

我爱All瑶!

某些人的个人行为不该为粉圈买单。哪个圈子没有一两个KY呢?

KY与黑不会长久,一切戾气迟早会随着时间消逝。

爱才是永恒。

平心静气产粮才是正道。


PP.S:点赞超300,考虑扩写肉版《灯下看美圌人》


评论
热度 ( 551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