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聂瑶】等风来吟

花清弦:

                                            chapter 3


       “是你。”聂明玦眼中杀气顿生。他二话不说掐住了金光瑶的脖子,死死地瞪着他。

       “怎么,很失望吗?”金光瑶不得不难受得抬起头,戏谑地俯视他。他的乌纱帽不知道掉在了哪个角落,鲜红的朱砂衬得他的容颜越发妖冶,头上的伤口已然凝固,衣服残破,肌肤若隐若现,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借着忽明忽暗的灵火,显得极其的不端正。

       对的,没错,就是不端正。

       聂明玦眯了眯眼,威势不减:“你怎么在这。”

       “还不是被大哥拖进来的。”金光瑶无辜地指了指“罪魁祸首”,表示自己完全不是执意要进来陪一个死人的。

        “......我不是死了吗。”

        “都快过去一百年了,魏无羡的封印之期早就到了,不如......”

        聂明玦皱了皱眉:”你想做什么。“他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上面的皮肤变成了暗紫色。

       “听我讲完”。金光瑶微笑着,皓齿明眸,极为好看。

       他垂下眼帘:”一切皆起于执念,如果执念不深,我们是不会苏醒的。大哥,你也肯定有你的执念。“

       ”你真的不在意外面吗?“金光瑶看向聂明玦,眼眸深邃。

        “把话说明白,装得不累吗。”

        “我要出去。“他敲了敲棺壁,”要走要留,你随意。“

        ”出去祸害人间?你以为我会让你走?“聂明玦硬生生地又加重了手下力道。

        ”可是大哥,你根本打不过我啊。“金光瑶俏皮地歪了歪头,”你以为你现在能压制我是因为你比我强?不过是我现在有时间陪你玩。"

        "不要忘了,你的身体可是被我分尸了。金丹破碎,灵力不济。你连我金家的普通弟子都不如,你说,你要怎么阻止我?嗯?“

       聂明玦的脸色黑得能滴出水,眼神意味不明。

       ”还有,你那个宝贝弟弟,聂怀桑,可真是城府颇深。完全没有大哥你的坦荡啊。“金光瑶轻笑一声,表情变得狰狞。他压低了声音:“我死前吩咐过手下,让他们监视聂怀桑,顺便等哪天我开心了,杀了他。可是不尽人意,我死了。不过我现在又活过来了,你说,你打不过我,我出去,是不是就可以把他了结了,送下来陪你呢?”

      “你敢!”聂明玦气得红了眼。

      “我有什么不敢!”金光瑶露出了胜利者的表情。

      “......"聂明玦凝视他许久,开了口,”你放过他。”


评论
热度 ( 107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