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聂瑶】等风来吟

花清弦:

                                             chapter 4


     “理由。条件。”金光瑶一双杏眼毫不犹豫地和聂明玦对视。

     “......没有理由。”聂明玦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放弃了,“条件......你开。”

     “我说过,要走要留,你随意。只要你当自己刚刚苏醒,什么都不知道。”

       “......我要出去。”聂明玦想了想,剑眉微蹙。

       ”哦?“金光瑶眼角含笑,令人捉摸不透,”为何?“

       ”......防止你做出格之事。“

       金光瑶又打了个响指,火光更盛,照亮整个石棺,映出两人各怀心事的脸。

       ”好吧。“

       ”现在,出去。“聂明玦收回手,抬头看了一眼棺盖。

       金光瑶不舒服地转了转脖子,迟迟未动:”不急。还没约法三章呢。“

       “第一,任何事不得轻举妄动,听我安排;第二,你见到任何人,包括聂怀桑,决口不提监视此事;第三......”他的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如果没有我允许,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还活着。随便你想个理由,把我打死了也行。”

       “如何?”灵动的眸中划过一丝狡黠。

       “......没问题。”聂明玦退了一步,等待着对方有所行动。

       得到回应,金光瑶闭了眼,手中捻了一个诀,金色的琴弦顺着春葱如玉的手慢慢探出,弦头攀上棺盖,不停地游走。他猛得发力,数只金弦缠绕着棺盖,瞬间粉碎成千千万万,掉落在棺外,大地为之一震。

       “走吧。”阳光大片大片地挥洒进来,金光瑶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弯腰拾起他久违的乌纱帽戴好。一个眼神,金弦又回到指中,顺带抢过聂明玦手里握着的衣料,补好了破损的肩头。他跨出石棺,四处观望。

       石棺四周都有脚印,想来可能是有一些无知的人来盗墓,只不过因为石棺埋得较深的缘故,始终无法找到,多年积累下来,再加上石棺上的泥土早就被雨水冲刷得差不多了,怪不得他能这么轻松的弄碎棺盖,还以为自己和旁边的仇人要心平气和、毫无征兆地吃一脸土。幸好,幸好,不然这么一张脸可惜了(呵呵)。

       聂明玦怔怔地看着那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金弦。它们围绕着主人,上下浮动。他从未见过,盛放得如此雍容华贵的,金星雪浪。

       一阵清风拂过,吹起那人的几缕青丝。几片竹叶轻轻地与他擦肩而过。

       金光瑶回首,看向聂明玦。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回眸一笑,百媚生。


评论
热度 ( 103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