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七九】宝石失明症

從羽立聲:

#宝石失明症
#七九
#垃圾文笔歉

-岳七生病了。眼睛渐渐变得无神,颜色也没有从前那般纯净漆黑。

-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病,什么时候得的。人牙子带他去问了大夫,都说不知道是什么病。人牙子干脆不管他了,把他从原来的位子撵去和其他人一起要饭。

-这样也好,就有更多的时间和小九在一起了。岳七这样想。

-沈九伸手在他混沌的眼睛前晃晃:“还看得见吗?”

-岳七点点头,握住住沈九伸到面前的手腕:“看得见,只是感觉街道有些掉色。”

-“街道掉色?我呢?你看看我?”沈九瞪他一眼,抽回手。

-“你没有掉色。不对,应该是只有你没有掉色。”岳七不死心的去牵沈九的手,沈九把他的手拍掉。

-“什么我掉不掉色的,我听不懂。”




-自那之后,岳七的眼睛每天都在变化着。

-原有的乌黑渐渐褪去,变得越来越淡,却开始变得发亮。不是眼神的发亮,是真的会在晚上反光的那种发亮。

-岳七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好。于是他借此理由,每天粘着沈九,要沈九拉着他走。

-沈九一脸不愿,手却很实诚的随时牵着岳七,美其名曰:防止岳七一头撞墙上栽死。

-这晚,岳七突然凑近沈九耳边,要沈九带他去个没人的地方。

-“干嘛?”

-“说点事,关于……我的眼睛的。”

-沈九拉着岳七,到一条没人的小巷子里,他们的“秘密基地”。

-外边街道上的灯火照不到这里,巷子里漆黑一片,岳七眼睛反射的月光显得更加闪闪发亮。

-“小九,我问了街口那个算卦的,他说我这病,有得治。”

-沈九望着岳七反光的眼睛,岳七继续说道:

-“不过我不打算治。”

-“为什么?”沈九没有多想,立刻发问。“是因为药很贵吗?”

-“这……这药说贵可能也不贵……但是很稀有……不对,不是说这个,先听我说完。”

-“那个算卦的说,我这叫宝石失明症,三十天后我的眼睛就会变成宝石瞎掉。”

-沈九将信将疑的继续打量岳七的眼睛:“那江湖骗子的话,你也信?”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岳七反过来握住沈九的手,十分认真的对沈九道:“小九,等三十天一过,你就拿着宝石走吧。出去开个铺子,养活自己。”

-“七哥,你呢?”

-“那时我就是个瞎子了,你就别管我了。”

-沈九有些生气,大声吼道:“告诉我,怎么治?”

-岳七:“这……小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沈九目光死盯着岳七,不说话。

-岳七很难为情,慢慢挤出两个字。

-“吻我。”

-“什么??”沈九难以置信。

-“就是嘴对嘴的亲亲……”岳七很认真的在解释。

-“不想告诉我也别撒这种奇怪的慌!”沈九一把甩开岳七的手,生气地转身跑出了巷子。

-岳七愣在原地。

-岳七:我……我没开玩笑啊……我是说真的……

-等等,小九刚才是脸红了?




-岳七那天晚上被抛弃在巷子里,最后是自己摸索着回来的,摔得浑身青紫的那种。

-沈九一边给他上药,一边一反常态地说了好多话。

-“摔得这么惨,活该!叫你说那么过分的话,活该摔死你!”

-“小九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觉得对不起就把治你病的方法告诉我,以后不要再说什么奇怪的话了,不然我就不管你了。”

-“可是我没有骗你,治病的方法就……”

-“七哥,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愿意说吗?”

-“小九……”

-“七哥!我对你的破宝石没有兴趣,听到没有!”

-“可是小九,有了宝石,你就能……嘶——”

-沈九上药的手一用力,岳七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沈九不说话了,沉默地给岳七上完药,就真的再也不理岳七了。

-岳七想把宝石留给沈九,本来就不声不响,见沈九不提,也就不再强调,专心哄他去了。

-岳七:“小九……”

-沈九:“……”

-岳七:“小九,听七哥的话……”

-沈九:“……”

-岳七:“别闹气了,我……”

-然后沈九一定会走开。




-岳七眼睛会变成宝石的事情还是被别人知道了。人牙子把岳七关起来,打算等到日子把岳七眼睛挖了。

-岳七当然不愿意,闹得狠了,被暴打了一顿。

-夜,沈九悄悄的去找岳七。

-“现在满意了?被打了一顿,宝石也保不住了。”沈九隔着扇破木门,对里面的岳七道。

-岳七没力气想别的,一味地重复着“对不起……”

-“现在呢?三十天就快到了,还不打算告诉我真正的治病方法吗?我现在去找,或许还来得及。”沈九隔着门缝,能看到黑暗中岳七发亮的双眼。

-“小九……”岳七还不想放弃,“要不我这就把眼睛挖给你吧,或许也能卖几个钱。”

-“七哥!”沈九快气死了,恨铁不成钢地往老旧的破木门上甩了记灵力暴击。

-木门就这样应声而倒。

-沈九:???

-岳七:???

-岳七最先反应过来,惊喜的喊道:“小九,你的仙术!”

-原本是约定不能乱用的,可是刚刚下意识甩出来,居然把门砸坏了。

-沈九冲进房里,拉起岳七的手就要走。

-“快走,我带你去找解药治病。”

-岳七坐在原地,表情一阵抽搐:“疼……”

-沈九低头一看,岳七的腿五颜六色,怕是走不了了。

-岳七苦笑:“小九……”

-沈九咬咬牙,背过身去蹲下:“上来!”




-沈九的年龄比岳七小,身子单薄,力气也小,背着岳七晃晃悠悠没走多远就被人牙子发现了。

-人牙子拿着棍子皮条逼近,沈九吓得身子一歪,双双摔倒在地。

-岳七看不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沈九是背不动了,摔了一跤。他关切道:“小九?走不动就不用管我了。”

-沈九没说话,缓缓站起身,盯着人牙子,眼中寒光毕露。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岳七有些慌:“小九?你还好吗?”

-“七哥,等一下。”沈九的声音轻飘飘的传来。




-沈九冲上去,又是肉搏又是阴招,“仙术”用得满院子灵力乱飞,最后踹倒人牙子,捡起他的木棍,一棍子甩下去。

-不知道是把人牙子打晕了还是直接打死了,沈九满身伤痕,精疲力尽地一屁股坐到地上。

-岳七茫然的唤道:“小九?小九?”

-“七哥,我在。”沈九有气无力的回答。




-寂静的夜,两个人久久没有说话。月牙升到了最高点,岳七的眼睛亮的无法让人忽视。那是两颗青色的宝石,是沈九喜欢的颜色,也是沈九的颜色。

-“……小九,你还在吗?”

-“在。”

-“时间要到了,你把我的眼睛挖了吧。”

-“……七哥。”沈九站起来,“如果是别人,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挖宝石走人。”

-他慢慢走近岳七,拉住岳七的手。

-“可是你,不行。”

-说完,吻了上去。




-岳七被唇上突如其来的温热搞懵了,脑子一片空白。

-沈九本来打算触之即离,可是吻上去之后又担心不起作用,于是改变主意,一直紧紧贴着岳七,目光盯着岳七那双瞪大的眼睛。

-岳七眼睛的光芒渐渐黯淡,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明亮漆黑的眸子。

-那双眸子里清晰的映出了沈九的脸。

-“小九,好久不见。”

-岳七揽过沈九,加深了这个绵长的吻。




-“什么好久不见,明明一直都在!”沈九只是愣了一瞬,接下来便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开了岳七。

-岳七捂着肚子,笑道:“对不起对不起……太久没看见小九了,这么一看还挺好看的。”

-“哼。”沈九偏头,“这样就可以治好怎么不早说!非要这样受一通!”

-沈九直到吻上去的前一刻都没有相信亲吻就可以治好。他只是想着反正时间也快到了,不如孤注一掷,试试这个办法。没想到岳七没有骗他。

-我说了,你以为我在开玩笑。这话岳七没有说出口,只是一直赔笑,重复“对不起。”

-“还害的我去跟那人牙子拼命。”

-“什么?”

-“没有。”

-“小九……”

-“既然治好了,就快走吧!”沈九转身就走。

-“……小九,你不牵着我走吗?”

-“治好了还牵个屁!你还会撞墙上栽死?”

-沈九一直没有回头,岳七却看到了他通红的耳根。

————————————

垃圾文笔,在外面没有板子就写了文。太难看了不知道我想表达的意思写清楚没有x

有做大长图,需要私信

垃圾文笔。嗝

评论
热度 ( 111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