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轮回(壹.缘起)

Reirei:

cp:冰哥x沈九
沈九断腿设定
这章的是冰妹穿到原著
时间线是冰哥杀死岳七第二日
BE

        洛冰河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张陌生的四周垂着淡红色帷幕的软塌上,警惕心让他立马戒备,左手似乎有些麻痹,他歪头看过去,纱华铃仅着一件单衣,枕在他的手臂上。

        “……”他猛地把手臂抽出坐起,这是什么情况?

        纱华铃呢喃了一声,想向洛冰河那里蹭,又被洛冰河不动声色地迅速躲开,有些不满,哼道:“冰河?”

        洛冰河嘴角一抽,用力将纱华铃推到一边,这下纱华铃算是真的醒了,“君上您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纱华铃居然问他怎么了?洛冰河周身笼起一股魔气,咬牙道:“你给我解释一下!”

        纱华铃也是一头雾水,昨晚冰河与苍穹山派的掌门决斗,虽有些小曲折,但也好在彻底铲除了一个心腹大患,昨晚他就在这喝了些酒酿与她庆祝一下,因为洛冰河耗费了些灵力,两人饭后随意聊聊天就早早歇息,一早醒来就被洛冰河这样问到,她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微张着嘴有些奇怪地望着他。

        洛冰河见她不答话,心里又气又急,要是师尊看到会不会误会?他再次开口问道:“师尊呢?”

        这下纱华铃是真的彻底怔住了,呆呆地答道:“君上是说沈清秋?他不是被君上关在水牢里吗……”

       水牢?洛冰河对水牢是再熟悉不过了,那里关押的全是一些穷凶恶极的犯人,刑罚出奇多样到让普通人听到就打冷战,师尊怎么会在那?洛冰河急匆匆地披了外袍向外跑去。

       一路上,数不清的侍女向他含羞带涩又有些敬畏地行礼,不对,太不对了!这是什么情况?

       他看到前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跑到她面前,“师姐!”

       那人正是宁婴婴,她听到洛冰河这么叫她,“噗嗤”一声笑出来,“君上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叫我?莫不是想到以前苍穹山派的日子了?”

       洛冰河顾不得其他,“师姐,师尊,师尊他在哪?不是在水牢里对吧?”

       宁婴婴莫名看着他道:“师尊?他不在水牢里还能在哪?腿都断了怎么跑?莫不是岳掌门劫他走了?不对啊,昨日君上不是把他给……”她没接着说了,当年在苍穹山的日子,虽说沈清秋是对她有些非分之举,但岳掌门一向对各峰弟子宽厚,宁婴婴对岳七的死也有些说不出来的伤感。

         师尊腿断了?是谁做的?岳七被自己杀了?洛冰河有些懵,脑子里一片混乱,渐渐凑成一个令人恐惧的想法。

       洛冰河掌风劈向宁婴婴身后的一颗大树,树应声而断,他丢下脸色煞白的宁婴婴向水牢的位置运功飞去。

       刚进水牢,两个看守立马向他行礼,他猛地揪住一个看守的衣领,“师尊被关在哪?”

        那看守被他全身的气势压着不敢抬头,又被“师尊”这个词弄得有些奇怪,撑着眼张着嘴答不出话,另一个看守反应快些结结巴巴地回复道:“君上如果说的是沈清秋的话,被您关在牢里的最深处。”

        洛冰河急匆匆地向那跑去,脸色愈来愈差,终于来到最里的那间牢房,里面的情形让他几乎魂飞魄散:沈清秋被捆仙索吊着,下身的两条本应是腿的地方看看一截,混着鲜血流着脓水。

        牢房里的人听到一阵脚步声,抬起头来,眼底是死水般的阴沉,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更是让洛冰河深信自己实在噩梦里:“小畜生,是不是岳七没回应你,你打算再截掉我的双手?”

       洛冰河往后退一步,眼里全是不可置信,他一记掌风劈开牢门,跑入那布满臭虫的水里,用力握着沈清秋的双手,声音里带着些哭腔说道:“师尊!我,我是不是在做梦!这是怎么回事?师尊!”

        他蹲下身去,望着沈清秋白色道袍下裸露出的大腿根部,“这……这怎么可能是我做的……来人啊!一群废物,怎么不知道拿些灵药过来!”

       沈清秋冷笑一声道:“小畜生,怎么着,这是怕我失血过多死了,让你玩不成了?”

       洛冰河急得跺脚,像是要确认什么一般,想要抱住沈清秋,却被沈清秋带着厌恶的脸色躲过,身上的力量开始不断乱走,他拼命地深呼吸几下,梦魔感到了异常,一边压着力量,一边也在神识里对洛冰河喊到:“你快冷静!这个根本不是你原来的世界!”

        洛冰河大吼道:“就算这是其他的世界,我也不可能这样对待师尊!”他死命控制力量,眼前一黑,躯体竟那样凭空在沈清秋面前消失。

第一次写同人文,设定有什么错的,以及其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希望大家能指出来!谢谢!!(虽然都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

评论
热度 ( 100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