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时空之间》,二


#小学生文笔,ooc,没逻辑,纯粹写来娱乐

#时间线:原著,岳情源死后第三天

#少到可怜的肉沫hhh

#前文: http://m15728498172.lofter.com/post/1f200c0f_12790995



等沈九用仅剩的一只眼看清来人后,以最快的时间隐藏好情绪,随后嘴角微翘,以讽嘲的口气道:“呦~这不是柳大小姐么?怎么?被小畜生玩了下,就来这显摆下,看看小畜生的暖床用具是何等姿态?”

柳殷烟没料到沈九一开口就是如此肮脏之言,顿时眉头紧锁,杏眼圆睁,道:“你!沈九!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还是那当年的沈峰主了,尊上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你死无全尸!”

冷静了下,又道:“掌门死了,”看着沈九毫无变化的脸,道:“当然,你也不会在乎的,毕竟某人当年杀了吾家兄长,也是能若无其事的继续以旁观的角色冷眼看着呢。”

说到这,柳殷烟瞬时手上聚集灵气,向沈九打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这种人渣,还能安然的留在世上!”一波比一波激励的灵气打在沈九身上,却又不断的恢复着,

‘咻‘一声,柳殷烟终于压不下自身的怨怒,拔出随身带的匕首,向沈九仅剩的一只眼刺去。

一段黑影飞来,在刀尖离沈九眼睛三寸时,两指一夹,便把刀尖稳住。
“柳殷烟,你胆子不小啊,”冰冷的声音传向来,柳殷烟浑身一抖,刚要开口,就被洛冰河摆了摆手,召了下去。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师尊~”洛冰河轻手抚上沈九的脸,漫漫的,抚向沈九的左手,轻轻一扯,就被活深深的整块撕了下来,血珠溅到两人身上,

沈九死命咬住牙齿,使自己不发出半点声音,但身体却不可控制的抖动。
“师尊怎么不叫了?难道是弟子侍候的不好吗?”洛冰河一边带着疑问般的语气,把沈九的右手也轻轻的,撕了下来。

“小…畜生…哈…你…不得……好死!啊哈…哈……”双臂皆断,血流不止的沈九,用着一只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洛冰河。若眼神能杀人的话,洛冰河恐怕不知有多少次去向阎王殿报告了。

洛冰河笑眯眯的看着沈九,不语,一双手从右臂转向沈九的脖子,锁骨,又慢漫的,在两颗小红豆周围转起了圈圈,时不时碰撞到,再单手,往下时停时进的探去。

“你…!”在沈九还在因为疼痛而身体暂时死机时,洛冰河已经在他上身摸了几遍,待反应过来时,洛冰河已经轻然抓住了他的命根子【毕——】,顿时脑子一时空白,

洛冰河用手摩擦着**,一直立起帐篷了,才继续向终点站探去。
看着沈九那六分震惊,三分恶心,一分‘害怕‘的模样,洛冰河心里不觉产出一份恶趣味,故意路上捏了捏两个小*蛋,“弹性不错呢~”

一手强迫沈九抬头看着自己,另一手,正慢慢往粉色的花*里塞去,轻皱了下眉头“师尊这里还真紧啊~还以为已经被其人做过了呢~比如师尊那‘可敬‘的岳掌门~”
听到岳七,沈九猛然回神,眼中恨意不减,洛冰河并没有理睬,继续往下说道:“难不成,师尊这是为弟子准备的?那弟子,可绝不会让师尊失望了~”

幕后————————
鬼:呜呜呜,终于写完了,花了老半天的时间在脑海里制造场面,累死了〒_〒
不过啊话说回来啊~也不是很难很难嘛【个屁】,完全没有任何羞耻感啊~
不管怎样,希望各位大佬看得开心,这是本人的处女肉作,有缺陷还请海涵,谢谢!

还有,我记得有一个什么露水芝什么东东的,全名叫啥啊我真的忘了,求告知!急,在线等!

评论 ( 18 )
热度 ( 44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