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双玄-【沉梦】

阿衍衍:

师青玄迷迷糊糊醒来时,身上已经堆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小东西,他低头一看,都是些小石子和烂掉的野果。一群小孩子远远地围着他,一边大声说着什么,一边继续朝他丢着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呸!臭乞丐!”

“打死你!打死你!”

“一看就知道是个倒霉鬼,快走开!”

他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神官大人了,即使是被这些小孩子砸中,也觉得很痛。他瘸了一条腿,一侧的手臂也软软地垂在一边,有点艰难地站起来,朝别的地方跌跌撞撞地走过去。

这里是皇城。

他浑身都热得很,脑子也昏昏沉沉,觉得应该是昨晚在大街上睡了一宿,着凉发烧了。街上的行人跟他那些乞丐朋友不一样,看到他衣衫破烂头发蓬乱的样子,都纷纷捂着鼻子嫌恶地避开他走得远远的。

师青玄看着那些人,低头笑了笑,继续艰难地走着。

他走得很慢,因为他的拐杖不知道丢在了什么地方,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才找到一个看上去很不成样子的破庙,随便找了块空地躺下来。

突如其来的高烧把他折磨得异常难受,师青玄躺在地上喘了一口气,意识开始模糊。

半睡半醒的时候,他感觉到好像有人把他抱进了怀里,正在给他喂水喝。那个人的怀抱很凉,几乎是冰冷的,却让正在高烧的他感到很舒服,他轻轻蹭了蹭那个人的胸膛,小声说:“哥,是你吗?”

那个人喂水的动作顿了顿,泠泠道:“你哪有什么哥,早就死了。”

师青玄颤了颤,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极其痛苦的事情,慢慢皱起眉,不说话了。

抱着他的人似乎不太高兴,想把他丢出去。

师青玄赶紧抱他抱得更紧了一些,胡乱嚷嚷道:“你别走!别丢开我!!”

那个人冷笑了一声,道“凭什么?”

师青玄哪里知道该怎么回答才能让他高兴,只好急匆匆地说:“……你不是我哥,那你一定是我的朋友,怎么能丢下我不管呢?!”

说完,师青玄觉得抱着他的这个人好像愣了一下,才阴沉地问:“朋友?我是你什么朋友?”

师青玄乱七八糟地想了一会,道:“我的朋友很多,真心对我的却没有几个……不是哥哥,那,那你一定是太子殿下!!是不是!”

那人冷淡地回答:“不是。”

师青玄失望又苦恼地摇了摇头,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小声说了一句:“我其实还有一个最好的朋友……”

他皱着眉,自言自语地说:“他以前可能也没把我当什么最好的朋友,但却会陪我去很多地方,虽然满脸嫌弃,可还是愿意陪我穿好看的裙子……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那人沉沉地问。

师青玄越说声音越小,像是伤心到了极点。

“可是我做了一件非常对不起他的错事,我,我,我怎么都不可能让他原谅我的。所以,这个朋友,肯定不会来这里……他一定恨我恨到了极点,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意的。”

说完,师青玄吸了吸鼻子,眼角微微泛红,看上去有点儿可怜。

“其实,现在的我早就没有什么朋友了,什么都……不剩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脏兮兮又难看,连路边的小狗都比他体面。瘸了的一条腿又开始隐隐作痛,他轻轻吸了一口气,却发现那人伸出了一只手,碰了碰他的那条腿。

“怎么弄的?”

师青玄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不是,不是明兄!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摔的!”

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答了一句什么。

那人伸手替他拭去了额头热出来的汗,凉凉的指腹就贴着他的皮肤,师青玄舒服地轻轻呼出一口气,却听见那个人又问了一句:“你是谁?”

师青玄觉得这人可真是奇怪,之前还像朋友一样照顾他,现在又突然问出这种问题,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我是,师青玄。”

“师青玄是谁?”那人又问。

师青玄这回答得很快,简直倒背如流:“师青玄什么都不是,就是个臭乞丐,贱命一条,倒霉透顶。”

那人沉默了一会,才轻轻抬起他的下巴,让他转过了头。

“你看看,我是谁?”

师青玄乖顺地抬起头,入目就是一双极为黑沉的眼睛,这人脸色发白,神色阴郁,却有一副他怎么都不可能忘记的面貌。

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吓得动也不动。

贺玄眯眼道:“占了我的命格,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臭乞丐?”

师青玄愣愣地:“不是……”

突然,贺玄就着这个姿势,朝师青玄的唇重重地吻了下去,一边渡给他法力,一边缓缓地说:“风师大人年方二八。”

一吻方毕,贺玄挑开师青玄破烂的衣领,在他脖颈处又落下一吻:“风师大人风趣潇洒。”

贺玄看了看师青玄不再虚弱的脸色,又在他手腕处落下第三吻:“风师大人善良正直。”

师青玄已经完全懵圈了,唇齿之间仿佛还残留着贺玄的气息,他看着贺玄锐利的眉眼朝他逼近,再次吻上他的唇,说了最后一句话。

“风师大人,天纵奇才。”

唇舌交缠的感觉太过美好,师青玄微微眯起眼睛,却觉得一阵晕眩,睡了过去。

他神清气爽地在那破庙里醒过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喃喃道:“……果然,是梦吧。”


-end-

(本来想开个车可是还是觉得贺玄过不去心里的坎儿暂时不会碰风风,诶本来就够ooc了……)


评论
热度 ( 135 )
  1. 鬼狐女王神秘司机 转载了此文字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