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全金家一觉醒来都知道那个老种马变成女的了#

其实是个假的。:

金光善睡醒了。
金光善睡醒后,感觉自己胸前沉甸甸的,低头一看,
寂静的金家传出一声女人尖锐的尖叫。
金光瑶见怪不怪的路过,心想一定是他那个老父亲又把什么女人带家里来了,不过这次挺刺激,那女的居然还不是自愿的,啧,恶心。
金光善尖叫一声后见没人理自己,胡乱的裹起里衣,大事不妙的是显然屋内的陈设都变高了。金光善缓慢的,小心翼翼的,往镜子前一站,这一站不得了。
如果镜子里这女人不是自己变的,他一定会看上她的。
只不过……金光善迷茫了一会儿,揉了一把自己的迷之柔软。
金光瑶端着早餐敲了门,吓得金光善将自己的胸狠狠一捏。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决定拖着这身子去开门。
金光瑶见门开,却没有见到自己的父亲,他低头,只看见了一个…小姑娘?
金光瑶大惊。
三年起步…………………
小姑娘金光善很绝望的瞪了金光瑶一眼,试图冷冷地说:“看什么看?还不快给我端进来!”
也许是这语气太熟悉,金光瑶反而愣住了。他步入房间将端来的盘子放置在桌上,试探性的叫了一声:“……父亲?”
金光善又试图凶他:“干什么?”
金光瑶:对不起我憋不住我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您这是……”
练功遭到报应了?
金光善:“干你什么事?送来了就出去!”
金光瑶咬着颤抖的下嘴唇,毕恭毕敬的走了出去。关上房门,还是不敢笑的太放肆,他憋了一路,遇见了刚跑完厨房的薛洋。
薛洋:“??小矮子你这是怎么了???要死了吗?太好了”
金光瑶:“滚……”
金光瑶憋不住了,金光瑶笑出声了。他扶着薛洋的肩上气不接下气:“老种马一觉醒来变成姑娘了,而且,”金光瑶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只有这么高……”
薛洋:????
薛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薛洋不愧是薛洋,笑完了又问:“长的怎么样?”
金光瑶:“算是有姿色,不过…就是…太…小了点。”
薛洋:“哪儿小?”
金光瑶:“……年纪小。”
薛洋:“……?切。”

那厢金夫人正在找金光善。好他个男人,什么人都敢往家中带。
金光善正试图找一件能穿的衣服,不料看见自己夫人把门板直接拍开了挑眉看着她。
金光善迷茫道:“夫……夫人……”
金夫人:“?谁是你夫人!你……等等……你????”
金光善:“是的……就是我……夫人息怒…”
金夫人:“……”
金夫人:我靠,可爱……

评论
热度 ( 258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