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狐女王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无羡《魔道祖师》

各位受们的吐槽

此生亦无悔:

一时脑洞大开的产物
短小√√
ooc√√

吐槽受们的

魏无羡:我师妹有两个缺点,一是一言不合就拿狗来吓唬我,二是取名风格有点……

江澄:(黑脸)怎么了?我取的名字有什么不对吗?

魏无羡:(悲痛)你还记得上次你给蓝家小辈的剑取名吗?

江澄:记得。好像起得是“阿白”“小灵”什么的。

魏无羡:(依旧悲痛)唉,他们还是孩子啊!这么早就有了师妹取名的心理阴影,这让他们以后如何成长!!!

江澄:(冷笑)哼,说得好像你没带坏过他们一样。整天带他们爬树摘果捉山鸡,没看见蓝启仁的脸都黑成锅了吗?!

蓝启仁:不不不,江宗主,上次你给小辈赐剑名的时候,也成功把我气到了吐血。

魏无羡:就是就是,当时大哥被叔父罚抄了整整十遍家规呢!

江澄:还好意思说我,蓝忘机因为你被罚抄家规的次数恐怕你都数不清了。

魏无羡:那又怎么样,这说明蓝二哥哥爱我!

江澄:妈的死给!

魏无羡:难道你不是?

江澄:……魏无羡!

金光瑶:(看着旁边打成一团的双杰)嗯,如果问成美的缺点呢,那数都数不过来。

薛洋:小矮子,谁是成美!

金光瑶:你看,容易炸毛,这就是一个缺点。弄得我都不得不在金家准备一些药,来医治那些被你撒了尸毒粉的客卿。

薛洋:这说明我直来直去!再说你家聂大傻不也这么暴躁?

金光瑶:呵呵。大哥有一言不合就掀摊吗?有一言不合就撒尸毒粉吗?有一言不合就拔降灾吗?

薛洋:……怎么的了!我吃你的用你的了?!

金光瑶:没错,你吃的是金家的,用的照样是金家的!

薛洋:哪有!明明是道长的!

金光瑶:你傻了吧,晓道长就算是土豪也架不住你这样一天吃三百斤糖,掀十几个摊子,要不是金家在暗处帮你处理,你早被仇家给杀了。

薛洋: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被那些小喽喽给杀了。

金光瑶:哼。

吐槽攻们的

魏无羡:我……

金光瑶:行了魏公子,大家都知道你要吐槽含光君什么。

魏无羡:你们知道?

薛洋:不就是,

江澄:天,

金光瑶:天嘛。

魏无羡:呜呜,师妹你不再爱我了π_π

江澄:我什么时候爱过你了?!

金光瑶:两位还是小声点,被二哥和含光君听见可就不好了。

江澄:(想起上次自己疼了半个月的腰)算了,这次放过你。

魏无羡:嘻嘻,这次还真托了大哥的福。

薛洋:我总感觉我们跑题了……

金光瑶:咳咳,我先来吧。大哥哪都好,就是喜欢身高差,上次竟然把我的鞋垫都给扔了!

薛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得不说聂大傻这次干得好哈哈哈哈

金光瑶:那你呢?

薛洋:唉,道长总是让我少吃糖。小矮子,你说道长他是不是不爱我了呜呜呜(┯_┯)

江澄:晓星尘是为你好,小心你早早掉光了牙。

魏无羡:还有得糖尿病。

薛洋:你们给我滚!

金光瑶:江宗主你呢?

江澄:蓝曦臣也没什么好说的。

魏无羡:没错,只不过曾经让师妹半个月下不来床而已。

江澄:魏无羡你找打!

魏无羡:小心我叫大哥来!

江澄:谁怕谁!你敢叫蓝曦臣,我就敢叫蓝忘机!

魏无羡:……

转眼又打起来的双杰。

以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恶友。

某位聂姓人士刚好路过,就把情况告诉了四位攻们。

据那位聂姓人士道,四位受们整整半个月下不来床。魏公子还特意派人送汤给江宗主,被江宗主一气之下打翻了。

对此聂怀桑表示:不作不死。

评论
热度 ( 325 )

© 鬼狐女王 | Powered by LOFTER